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當代婚姻最大的困境之一,就是有瞭孩子之後,夫妻雙方如何在工作和傢庭之間找到平衡點。

小莉就在今年生下瞭三孩,一個大胖小子。她和丈夫每天都要帶孩子,工作還不能停。這事放在幾年前,她根本不敢想。

2017年,小莉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,大的兩三歲、小的隻有幾個月大,就交給婆婆帶瞭。小莉忙於工作不經常能見到孩子,偶爾見瞭幾次,覺得很崩潰,很焦慮。

要麼選擇工作,要麼選擇傢庭,這曾經似乎是個不可能的平衡點。

而現在,她已經找到瞭兩全的辦法。

1

小莉出生在浙江新昌,2011年大學一畢業,就去瞭寧波。兩年後她和高中時就認識的男同學結婚,也在同年有瞭第一個孩子。

夫妻倆都要上班,沒人照顧孩子,婆婆從老傢趕過來幫忙。一傢四口擠在六十來平米的出租屋裡,住瞭兩年,夫妻倆又給添瞭一口人。

沒孩子之前,小莉喜歡自己的工作。她在一傢跨境電商公司上班,雖然每天都不能準點下班,但很多時候是她主動留下來加班的。她感覺工作讓自己充實。

一旦有瞭孩子,一切就不一樣瞭,她越來越想多抽點時間陪孩子,在工作和傢庭之間找到平衡點。但這個平衡點還沒找到,天秤就歪瞭。

婆婆把老大照顧到大約兩歲,決定回老傢,說是自己在城裡住不慣。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小莉一時間手足無措。想來想去,她選擇瞭傢庭,辭職回到新昌縣城,和丈夫一起做網店。

按照小莉最初的設想,在縣城租一間工作室,工作照樣能做,孩子也可以由她們奶奶在鄉下帶,傢人互相離得也不遠,工作和傢庭之間又可以找到平衡點。

但這種平衡,又因為兩代人育兒觀念的不同,第二次被破壞。

婆婆帶孩子還是上世紀那一套,大大咧咧的,比如生怕孩子著涼就裹得嚴嚴實實,再熱也不給脫;或者教她們說方言口音極濃的普通話,發音全是錯的。

小莉忙於工作不經常能見到孩子,偶爾見瞭幾次,“讓我覺得很崩潰,教的亂七八糟的,真的很焦慮,怕小孩子學不好,但又溝通不瞭”。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她這回依然選擇瞭傢庭,把精力放在瞭照顧兩個孩子身上。此消彼長,單靠丈夫一個人經營網店,收益不如從前,甚至還需要倒貼,花以前存款的錢。如此持續瞭幾個月,這讓他們壓力極大。

怎麼尋找到一個既可以照顧傢庭,又可以兼顧工作的辦法,困擾著小莉夫妻倆。

就在這時,2017年,小莉和丈夫發現拍視頻開始流行起來。這種工作時間自由,也有不少人賺瞭錢,可以完美解決他們的困境。而自己的傢鄉山清水秀,為什麼不拍成視頻呢?

2

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喜歡鄉村,是在工作之後。她生活在寧波,但城市裡擁擠不堪,空氣混濁,幾乎整天都吃外賣。

每次父母來看她,生怕女兒在城裡吃得不好,大包小包裝滿瞭自己種的蔬菜水果。一吃到這些東西,小莉就格外懷念老傢的山,新鮮的空氣,和自己親手種下的食物。

也是這時候,記憶裡鄉村生活的畫面又鮮活瞭起來。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小莉小時候就在山野裡自由玩耍,不管是爬樹還是玩泥巴,弄得一身臟也不會被呵斥。

她最開心的事是賣桃子。滿滿兩籮筐桃子,父親用一根扁擔挑起,帶她去縣城。她在親戚傢門口賣桃子,父親則去別的地方幹活。她隻有十來歲,不敢大聲叫賣,要從早上賣到下午。

全部都賣完瞭,她數著錢笑,覺得自己也能為傢裡賺錢瞭。

當小莉和丈夫準備回老傢拍視頻的時候,他們把鏡頭對準瞭自己鄉村的老傢。小莉負責出鏡,丈夫負責拍攝,開始第二次創業。

村子四面環山的,傢前是一片很大的茶葉山,旁邊都是田地,不遠處有一條小溪。農田采摘完之後,她就會在小溪清洗。這個過程令她開心、治愈。

小莉的第一條視頻是教人制作南瓜餅。她站在廚房裡對鏡頭,一邊說話,一邊把南瓜洗凈、蒸熟、煎香。因為第一次拍沒有經驗,她身後的瓷磚上倒映出丈夫的身影。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從此以後,村裡多瞭一對“不務正業”的年輕夫妻,舉著相機四處在拍做飯、下地幹活之類的,從不見他們上班。村裡的老人多,不知道他們做什麼,紛紛投去好奇的目光,但又不好意思直接問,就偷偷打聽他們靠什麼生活?

最大的質疑聲音來自傢裡。當初,小莉的父母在她辭職時就不贊成,年輕人在農村能有什麼出息?現在拍視頻他們就更不懂瞭,每天學到很晚,搞得筋疲力盡不說,一點收入都看不到。“給你花那麼多的錢去讀大學,又用不上,還不如當時不給你讀大學。”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那是小莉最困難的一段時間,夫妻倆還得把之前的積蓄拿出來補貼生活。小莉甚至想,自己回到老傢是不是選對瞭,因為真的很少有人回來還發展很好的。

但她還是覺得應該再堅持,這是她想過的最適合自己的一條路,能把工作和傢庭平衡起來。因為即便是最忙的時候,她每天依然有大把的時間能陪女兒。

一直等瞭一個多月,小莉才從西瓜視頻得到廣告分成——四分錢。但她激動瞭一晚上,看來拍視頻這事真的會有收益。

3

在最初的視頻裡,小莉不知道觀眾想看什麼,常常模仿別人,看到有人做香腸火瞭,她也做香腸。但是她是第一次做,評論裡有人說她不專業。

直到她的第四條視頻,上傳瞭釀制桃花酒的過程,很多人看瞭都感興趣。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視頻裡,小莉站在幾口大缸前,說裡面都是自傢桃子釀造的桃花醉,一共三千斤。她打開一口缸的密封塑料膜,舀瞭一勺暗紅的桃醬和汁水展示給觀眾看。然後,她拎瞭一桶去土灶上燒,蒸餾出一瓶酒。

目前,“桃花醉”播放量超過四十萬,評論五千多條。這之後,小莉就把名字改成瞭“酒鬼小莉”。她的粉絲越來越多,在西瓜視頻已經有一百七十多萬,已不需要再模仿誰,隻需展現農村生活應有的樣子。

2019年中秋節,小莉一傢人回到娘傢過節。傢門口幾隻瘦成柴的土狗一閃而過,兩個女兒追瞭上去,和它們玩鬧嬉戲。陽光灑進院子,父親在剪螺螄,母親在煮花生。小莉坐在堂屋的圓桌前,一邊拔豬毛一邊抱怨,“現在豬肉價真的是好貴,已經賣到25塊錢一斤。”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這種真實的場景令不少粉絲感嘆,農村生活可以這麼美好。

更多的視頻像裡,小莉在展示怎麼做食物。農村的土地上長出瞭各種植物,她就用那些最新鮮的東西當食材,樹葉做成綠色的豆腐,現挖冬筍炒臘腸,野菊花加工成菊花茶,芋頭做瞭一盤餃子。

“酒鬼小莉”引起瞭當地媒體的註意,把她當做是回鄉創業的典型,說她傢“小院變成商品庫房,堆放著酒、自傢曬的黃桃幹、新昌特產小京生……視頻播放和網絡銷售給他們帶來不菲的收入,一年能達到數十萬元。”

小莉的父親在報紙上看到自己的女兒,自此轉變瞭態度,覺得她幹的是正經事。現在他不但不反對,還經常幫小莉出主意,下一條視頻可以拍什麼。

村裡人的態度也變瞭。小莉出門溜達一圈,很多人都主動跟她聊天,說自己看瞭她拍的視頻,蠻好的。小莉也常常把做的食物分享給鄰居們。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這幾年來,新昌農村變化非常大,幾乎和城裡沒有多少差別,石子路全成瞭水泥路,傢傢都有汽車,污水不再四處排放,有瞭蓄水池和化糞池。

當初在外闖蕩的同學,得知小莉的現狀都非常羨慕。“小孩子可以自己帶,工作又可以接著做。”

小莉很喜歡現在的生活,大女現在讀小學,她的同學傢長都是城裡的,也特別喜歡她們傢,經常要過來帶孩子去采摘,認識蔥和大蒜,以及別的蔬菜。

在今年生完第三胎後,小莉生活有一半都分給瞭孩子們,早上送兩個女兒去上學,回到傢照顧剛出生的這個,下午再去接女兒放學。

剩餘的時間,她分配給拍視頻的工作。

三胎媽媽自述:我是怎麼做到帶三個孩子還能養傢的?

傢庭與工作再也沒有顧此失彼,小莉終於找到瞭那個不可能的平衡點。

#90後夫妻帶三胎回村創業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