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內卷傷人傷己

作者:張思雨

隨著《小舍得》的熱播,教育內卷的話題度也越來越高。小學奧數、競賽班、培訓機構、升學壓力……這些已成為父母和孩子繞不開的關鍵詞。我們在感嘆和吐槽田雨嵐極端式教育方式,卻無法阻止越來越多的人成為田雨嵐式的父母,即便是標榜自由開明的新一代年輕人升級為父母後,也很難保證他們不會成為下一個南儷。

《小舍得》中夏君山關於當前教育現狀的一段話引人深思——“一個劇場,大傢都在看演出,突然一個觀眾站起來瞭,其他觀眾為瞭能看到演出,也不得不站起來,最後大傢都從坐著看戲,變成站著看瞭,有人站上椅子瞭,有人把梯子架起來,付出那麼高的成本,就隻能看到跟原來一樣的甚至更差的體驗。”這或許道出瞭許多父母的心聲,那些深陷內卷來不及喘息的父母,又何嘗不知道內卷會使教育變味兒呢?

誠然,教育需要競爭,但絕不是內卷。教育的本質是育人,持續的內卷或許讓人們淡忘瞭分數不是教育的目的,成長才是。良性的競爭往往能為教育註入瞭源源不斷的活力與生機,讓受教育者的成長體驗更加真切。但內卷是一種極端的競爭,它或許適用於一些以量化考核為導向的領域,但在以塑造人為己任的教育領域,是絕對容不下這種量化數據至上的極端行為,否則教育就失去瞭初心。

然而,教育的初心就如同電視劇中呈現的那樣,一再被升學壓力、就業壓力逼到墻角。像子悠那樣被父母用繁重的課業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孩子越來越多,這些孩子或許能保持分數上的優勢,但從成長角度來看,必然會缺失很多。因為他們錯過瞭發現自己、認識自己的最佳時期,即使未來擁有瞭父母期待的高學歷、高薪資,也會為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、喜歡什麼而迷茫。甚至,很多孩子會因為壓力過大,而出現各種各樣的心理問題。當然,教育內卷引發的還有父母的焦慮,他們擔心一代人不如一代人,並把焦慮傳導給孩子。

教育內卷的背後,是量化的考核標準讓傢長和孩子們一味地追求漂亮的分數,是硬性的行業門檻讓教育者不得不將培養目標硬化。要想停止教育內卷,就必須要采取自上而下、自外而內的舉措,將升學的考核形式和考查內容制定得更加多元化,讓就業市場的選拔彈性更大一些,為有能力者提供更多展示的方式和機會。

(作者系吉林大學學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