佩洛西專機降落韓國,尹錫悅人在首爾卻避而不見,果然還是有顧慮

佩洛西結束竄臺後,正在對韓國和日本進行訪問。而就目前的情況來看,日韓這次無疑是接到瞭一塊燙手山芋:不接待不行。而接待的話,處理不好就更不行。

8月3日下午,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離開臺北,搭乘專機前往韓國。在抵達首爾之後,韓國方面表示,由於尹錫悅的假期與佩洛西的訪韓行程重疊,因此隻會安排兩人通電話,而沒有直接會晤的行程安排。佩洛西預計將於韓國國會議長金振杓進行會談,韓美雙方正就此事進行溝通。

佩洛西的訪韓行程,與尹錫悅的休假恰好在同一時間,這是否是一種巧合?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,讓我們首先梳理一下時間線。

7月31日,佩洛西辦公室宣佈瞭佩洛西的亞洲之行,其中就包括韓國。緊接著在第二天上午,韓國總統辦公室“核心人士”向媒體透露,尹錫悅將在8月1日到8月5日休假,並將抽出2-3天“前往外地度假”。然而就在當天下午,韓國總統辦公室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,尹錫悅取消瞭外地度假的行程,他將留在首爾的傢中休息,以便“思考未來的執政方向”。

佩洛西的訪韓行程剛公佈,尹錫悅第二天就宣佈休假,確實有些太過於巧合,難免讓外界猜測,尹錫悅或許是為瞭“避嫌”,才決定臨時安排一次“戰術休假”,好讓自己置身事外。

另外值得註意的是,尹錫悅本來想去外地度假,最後卻決定留在首爾。這種行程上的改變,可能是因為尹錫悅想更好地“觀察形勢”,看看中國和朝鮮的反應後再做“靈活決策”,決定自己是否與佩洛西見面。

實際上,這一點在韓國外交部的表態中也可以得到印證。韓國外交部副發言人安恩珠在8月2日下午召開的記者會上表示,韓方對佩洛西當晚竄臺的可能性“保持關註”,並強調瞭臺海局勢和平穩定的重要性。

而在看到中方的一系列行動後,韓國方面8月3日表示,韓方對佩洛西竄臺一事的態度很明確,那就是韓國將基於通過對話與合作,促進地區和平與穩定,並同域內相關國傢保持溝通聯系。

除此之外,韓國總統辦公室當天還宣佈瞭尹錫悅不與佩洛西見面的消息,而尹錫悅的假期此時已經過去瞭一半——如果尹錫悅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見佩洛西,為何此時才宣佈消息?

但無論如何,由於尹錫悅選擇不出面,加上輿論的註意力仍將在短時間內集中於臺灣,因此佩洛西這次韓國之行,整體的氣氛應該是十分低調的,雙方討論大概率還是在“民主價值”“自由人權”“半島穩定”等話題上老調重彈。

另外我們要註意的是,雖然從外交禮儀來講,尹錫悅作為韓國一號人物,與作為美國三號人物的佩洛西確實不對等,前者確實沒必要與後者見面。但從韓國和美國的實際關系出發,這種不對等的見面反而是很正常的。

然而這次尹錫悅最終決定不與佩洛西見面,目前來看,除瞭擔心中國和朝鮮方面可能的反應之外,佩洛西自身的原因也很重要。

一方面,佩洛西此次“亞洲之行”,炒作意義遠大於外交意義。按照現在的形勢,今年11月即將舉行的中期選舉,民主黨大概率要丟掉眾議院,而佩洛西到時候也將保不住眾議院議長的位子。因此她急需一個“大新聞”來炒作自己,提振民主黨的支持率。

此外,佩洛西的丈夫目前也身陷“股票內幕交易”的醜聞之中,需要自己幫忙轉移大眾視線。上個月有爆料稱,佩洛西的丈夫在她就職眾議院議長後,在股票市場賺取瞭數千萬美元,盈利率遠遠高於美股大盤,甚至比“股神”巴菲特還高。因此有美媒懷疑,是佩洛西利用職務之便,向其丈夫透露瞭許多公司的內部消息。

(美媒爆料,佩洛西一傢在她擔任國會領導人期間因股票交易獲利數千萬美元)

因此我們不難看出,佩洛西此次亞洲之行,意在中國臺灣,而韓國、日本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這些地方反而淪為背景。佩洛西訪問它們的最大意義,恐怕隻是為瞭把自己的“竄臺之行”填充成“亞洲之行”,在表面上糊弄一下美國百姓。

那麼尹錫悅這次決定不與她見面,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。他很清楚,自己沒必要耗費精力陪佩洛西把這場戲演完,更沒必要把外交資源投給這樣一個幾個月後大概率就要下臺的人。

另一方面,尹錫悅在敏感時刻選擇“避嫌”,其實是在一定程度上向外界釋放瞭一個信號,那就是韓國不想趟佩洛西這攤渾水,更不想因臺海問題與中國交惡,因小失大。盡管尹錫悅本人以親美著稱,在上臺後對中國也多有強硬表態,但“中美平衡”仍是韓國外交目前的主要方針,沒有改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