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年死刑犯畢麗梅被槍決,在殯儀館意外蘇醒,傢屬:她命不該絕

2005年4月1日,這是黑龍江方正縣一美發店美女老板畢麗梅被行刑的日子,隻見她跪在刑場上,按照執行人員的要求張開瞭嘴巴,片刻之後,子彈從她的嘴裡穿過,畢麗梅應聲倒下。

經過法醫驗屍後,畢麗梅被運送到瞭殯儀館進行火化,但就在進入焚化爐之前,她卻突然驚坐瞭起來,高聲哀嚎。

殯儀館工作人員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,趕緊將驗屍的法醫叫瞭回來,經過再次檢驗,法醫得出結論,子彈打偏瞭,沒有傷到腦動脈。

聽聞畢麗梅又活瞭過來,她的傢人立馬跪在地上求饒,稱畢麗梅命不該絕,希望能給她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。

那麼畢麗梅究竟犯瞭什麼罪?真如她傢人所說罪不至死麼?死而復生之後她又真的能成功撿回一條命嗎?

美貌惹的禍

畢麗梅於1983年出生在黑龍江方正縣一個窮苦傢庭中,她的父母在她三歲的時候就出門打工瞭,作為一個留守兒童,畢麗梅從小就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。

爺爺奶奶帶娃的模式就是“吃飽穿暖,其他一律不管”,所以畢麗梅從小就調皮任性,學習成績也不好。

時間一晃就到瞭高中,進入青春期的畢麗梅出落得十分高挑漂亮,走在校園裡永遠都是最吸人眼球的那一個。

高中校園生活中,畢麗梅身邊從來不乏追求者,也正是因為這些外界因素,讓畢麗梅一度無心上學,在高二的時候就輟學瞭。

因為當時畢麗梅的年齡太小,又沒有什麼工作經驗,她的父母商議之後就將她送去瞭一傢美容美發學校學習,一來是希望有人能管管她,二來是希望將來她能有一門吃飯的手藝,也不至於餓死。

沒想到的是,畢麗梅雖然成績不好,但是對美容美發卻很有天賦,加之畢麗梅本人對這個行業也很有興趣,所以畢業後就在父母的幫助下開起瞭一傢美發店。

畢麗梅的美發店從開業之初生意就異常火爆,當然,去她店裡的顧客百分之九十都是男的,久而久之,就有謠言稱,畢麗梅做的不是正經生意。

確實,那些沖著畢麗梅美貌去理發店的男人一個個都不老實,時不時就對畢麗梅言語騷擾或者動手動腳。

謠言對於畢麗梅沒有絲毫影響,她雖然年輕,但是也清楚這些男人心裡在想什麼,她正好可以利用這些人的心理賺錢。

直到有一天,店裡來瞭一個不一樣的顧客,他叫蔣來義,這個人和畢麗梅平時所見的那些猥瑣油膩的老男人不同,他陽光瀟灑,說話很有禮貌,身上還有一股淡淡的肥皂香。

畢麗梅一下子就被這個帥氣的男人吸引住瞭,主動與其搭訕,在聊天過程中,畢麗梅得知他是一個大學生,剛畢業沒多久,現在在打字服務部實習,最重要的是,他還是一個“富二代”,這一點便讓畢麗梅無法自拔瞭。

畢麗梅一直都認為,憑借自己的條件,隻有有錢人才能配得上她,於是當這個富二代出現在自己面前時,她決定牢牢地抓住這個機會,飛上枝頭變鳳凰。

所謂女追男,隔層紗,盡管蔣來義十分靦腆,但是還經不住漂亮的畢麗梅對他發起的猛烈攻勢,兩人沒多久便公開瞭情侶身份。

剛剛在一起的時候,蔣來義對畢麗梅十分大方,動不動就送禮物或者拿錢給她花,隻要是畢麗梅想吃的東西,無論多貴蔣來義都會買給她。

看到女兒交到個這麼有錢的男朋友,畢麗梅的父母也很高興,兩人剛才在一起沒幾個月,畢麗梅的父母便催促兩人趕快結婚,結婚後趁年輕好多生幾個孩子。

每次聽到老兩口催婚,蔣來義都滿口答應,但事後又絕口不提,這讓畢麗梅越來越不安心,總害怕這個到手的“富二代”飛瞭。

隨著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愈久,畢麗梅的擔心又漸漸轉為瞭疑惑,蔣來義變得越來越摳瞭,無論畢麗梅買衣服還是化妝品,蔣來義都要抱怨她浪費錢,偶爾畢麗梅想出去吃頓好的,蔣來義也總是堅持回傢吃。

兩人剛在一起的時候,蔣來義說很快傢裡就會托關系將他送到國企單位,但兩人都在一起好幾個月瞭,也不見蔣來義提過工作的事情。

久而久之,畢麗梅就對蔣來義的富二代身份產生瞭懷疑。

白馬王子

畢麗梅雖然懷疑蔣來義的富二代身份,但是也一直沒有揭穿他,直到她遇到瞭一個真正的富二代,這個富二代可比蔣來義闊綽多瞭,他雖然長的不帥,但能滿足畢麗梅的所有需求。

為瞭和這個富二代在一起,畢麗梅就想快刀斬亂麻和蔣來義撇清關系,得知畢麗梅要和自己分手,蔣來義慌瞭,跪在地上苦苦哀求,並老實交代瞭自己的真實情況,希望能感動並挽回畢麗梅。

他的想法是天真的,畢麗梅並沒有任何感動,她從頭到尾的目標都很明確,就是嫁個有錢人,既然蔣來義不是有錢人,畢麗梅又怎麼會感動?

畢麗梅單方面宣佈瞭分手之後,轉身投入瞭富二代的懷抱。

雖然畢麗梅對蔣來義沒有情誼,但蔣來義對畢麗梅可是死心塌地,分手後,他因為思念畢麗梅,數次到她的美發店去騷擾,有一次正好碰見畢麗梅的富二代男友,新歡舊愛相見,沒說幾句就動起瞭手來。

蔣來義不但沒有挽回他的愛情,還被人打得鼻青臉腫,丟失瞭男人的尊嚴,他威脅畢麗梅:“你給我等著,你不讓我好過,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,想嫁豪門?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!”

放下這段狠話之後,蔣來義便揚長而去瞭,蔣來義走瞭,但是他的這句話卻被畢麗梅牢牢地記在瞭心裡,她不知道蔣來義會做些什麼來阻礙自己的前程,她連做夢都是那句:想嫁豪門?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!

午夜夢回,畢麗梅痛定思痛,決定先下手為強,她絕對不能讓任何人阻擋她發財的路。

2004年6月23日,畢麗梅主動找到蔣來義,邀約他一起去爬山,當時蔣來義心裡還很不舒服,也很疑惑,不知道為什麼畢麗梅會突然主動來見自己。

畢麗梅對此也沒有過多的解釋,隻是稱想他瞭,所以就來見見。

蔣來義心裡是有畢麗梅的,見畢麗梅這麼說,還天真的以為兩人的感情還有回旋的餘地,於是高高興興地跟她一起去爬山瞭。

當天畢麗梅故意穿瞭一雙高跟鞋,爬到半坡就開始喊累,她要求蔣來義背她上山,蔣來義見畢麗梅撒起瞭嬌,便毫不猶豫地背起瞭畢麗梅。

好不容易爬到山頂,蔣來義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,趁此機會,畢麗梅給他遞上瞭一瓶水,那瓶水從兩人見面的時候畢麗梅就握在瞭手上,一路上她一口都沒有喝。

蔣來義當時實在是口渴難耐,接過水也沒多想便咕咚咕咚喝下瞭大半瓶。

沒過一會兒,蔣來義便開始腹痛難忍,並且渾身乏力,當時他還沒有意識到畢麗梅在水裡摻瞭老鼠藥,還向她伸出瞭手求救。

畢麗梅見狀立馬換瞭一副冰冷的面孔,使出渾身氣力,將毫無反抗之力的蔣來義推下瞭山崖,隨後匆忙離開瞭現場。

殺瞭人之後,畢麗梅原本想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,但是一到晚上她就開始心慌,意識到自己有可能被抓,畢麗梅決定要提前跑路。

她以去廣東進貨為由,找富二代男朋友借瞭20萬,然後一路逃到深圳,畢麗梅原本想要逃去香港,但當時去香港的手續遠比她想象得要復雜的多,最後實在沒辦法,她隻能留在深圳,混進瞭一傢夜總會上班。

在夜總會,畢麗梅認識瞭一個有錢人,打聽之下得知這個人很有實力,於是她便以自己為誘餌,引誘其為自己辦事,希望能通過他去到香港。

一段時間之後,這個男人也答應瞭畢麗梅幫助他去香港,可男人還沒來得及周旋,警方就先一步找到瞭畢麗梅。

當時,離蔣來義被殺害之時已經過去瞭一個多月,雖然蔣來義的屍體已經腐爛,但是警方還是很快確認瞭他的身份,並鎖定瞭犯罪嫌疑人畢麗梅。

同年12月28日,哈爾濱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瞭開庭審理,毫無疑問的,畢麗梅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瞭死刑。

死而復生

2005年4月1日是畢麗梅的死期,她將在今天為自己的行為付出生命的代價。

在被押送往刑場的路上,畢麗梅面色蒼白,她已經被嚇得渾身酸軟,連道都走不動,一路被兩個法警架著拖走。

好不容易將她押送到刑場,法官問畢麗梅:“你還有沒有什麼遺願?”

畢麗梅聽到瞭法官的問題,但是她太害怕瞭,害怕到失瞭聲,什麼話都說不出來,有經驗的法醫稱:“這是正常現象,還有很多犯人會在臨刑前嚇得尿褲子。”

當時還有一個犯人等著和畢麗梅同時行刑,見畢麗梅半天說不出話,法官也不再問瞭,一名警察上來給她蒙上瞭眼睛,並交代瞭行刑的具體事宜:“一會兒我會發出口令,你隻需要將嘴巴張開即可。”

隨著一聲槍響,畢麗梅倒在瞭地上。

人群中有一個老頭偷偷地抹瞭一把淚,他就是蔣來義的父親,看見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伏瞭法,他也沒感覺到任何的愉悅,因為即便是畢麗梅死一百次,他的兒子也回不來瞭。

按照規定,犯人被槍決之後,法醫需要持專業器械驗證犯人是否已經死亡,法醫驗證之後,檢察官也會上前拍照留底,然後再由殯儀館的人員將屍體裝袋拖走,整個過程也是十分嚴謹慎重的。

畢麗梅的屍體被帶到瞭殯儀館,他的父母已經按照要求等在瞭殯儀館,因為知道畢麗梅愛漂亮,所以他的父母還請瞭專業的遺體化妝師為她畫瞭一個美美的妝。

整理好瞭儀容之後,畢麗梅就要按照要求進行火化瞭,她的父母被攔在瞭火化間外。

做好瞭一切準備,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將畢麗梅的屍體放在瞭一個專用推車上,正當他準備將畢麗梅推進火化爐時,畢麗梅卻突然驚坐瞭起來,並且張開血盆大口,嘴裡還不停地發出一種瘆人的喊叫聲……

殯儀館的工作人員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,並不信鬼神之說,但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仍然被嚇得不輕,尖叫著跑瞭出去:“詐屍瞭.......詐屍瞭”

另一邊,負責檢驗屍體的檢察官和法醫忙碌瞭一天,剛剛準備坐下吃點飯,可還沒吃幾口便聽說瞭這個詭異的事情,驚得他們趕緊丟下瞭碗筷趕往殯儀館。

當兩位趕到現場時,火化間外已經圍滿瞭人,火化間大門緊閉,裡面傳來瞭畢麗梅痛苦的叫喊聲,沒有人敢進去。

最後還是法醫拿上槍,壯著膽子推門而入,走進那個房間他便聞到一股血腥味,隻見畢麗梅呆傻傻地坐在停屍車上,不停地哀嚎,她的嘴裡不斷地湧出鮮血。

看這個狀態,畢麗梅應該是還沒有死,法醫趕緊上去給她重新進行瞭一次全面檢查。

原來,子彈是斜著射入瞭畢麗梅的腦骨,雖然射穿瞭畢麗梅的腦袋,但是並沒有傷到腦動脈,當時畢麗梅假死過去是因為子彈傷到瞭小腦。

可現場驗屍的時候,法醫也探聽瞭畢麗梅的心跳,確認瞭沒有心跳後他才簽下瞭死亡告知書,畢麗梅是怎麼活過來的呢?

法醫分析,當時畢麗梅的心跳可能還沒有完全停止,隻是跳動比較微弱,所以他沒有探聽到,從刑場到殯儀館這一路上路況不是很好,有可能是顛簸又使她的心跳復蘇。

畢麗梅醒來之後一直坐在停屍車上哀嚎,說不瞭話,也是因為子彈打穿瞭她的舌頭,所以她說不瞭話。

若是在刑場上,犯人沒有死透,執法人員隻需要再補一槍即可,但這種離開瞭刑場又復活的情況還沒有人遇到過,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。

畢麗梅的父母更是跪倒在門外大喊:“老天可憐她,她罪不至死,請饒她一命吧!”

饒她一命?可能嗎?誰又能饒蔣來義一命呢?

最後還是監刑的省院法官站瞭出來,當場決定再槍決畢麗梅一次。

這一次,法醫經過反復查驗,畢麗梅是真的死瞭,隨後火葬場的工作人員將她推進瞭火化爐。

畢麗梅最後也沒能撿回一條命,她死的時候才22歲,花一般的年紀,很多人都覺得太可惜,有人認為,既然老天爺給瞭她重生的機會,說明她命不該絕,就不該再處決她瞭。

但也有人認為,法律是用來遵守的,老天爺繞過她,法律卻沒有,一次意外就能逃脫制裁,那要法律來做什麼?

你覺得呢?畢麗梅應該接受第二次行刑嗎?